研       究 实       践 观       察 新       闻 我       们

 RESEARCH         PRACTICE       OBSERVATION           NEWS                   US           

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
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
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 (2009-10-05)

杰弗里。帕克的《城邦》(石衡潭译)从地缘政治学(Geopolitics)的角度描述分析了与帝国,民族国家相区分的世界不同时期的城邦。列数书中罗列的从古至今的城邦,已让人兴奋不已:迦太基,古希腊,亚历山大城,威尼斯,佛罗伦萨,基辅,吕贝克,安特卫普,阿姆斯特丹,汉堡以及当代的香港,新加坡,迪拜。。。她们几乎创造了人类历史上文化艺术篇章中最绚丽,最飞扬的一幕。在这里,希腊的雕塑,文学与哲学,文艺复兴的建筑与绘画,尼德兰的人物风景(画)无不熠熠生辉。那些真正的大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但丁,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以及卢本斯,伦勃朗--无不把自己最大的智慧奉献给了自己热爱的伟大的城邦。


那么这些城邦与地球(地理)又是怎样曾经和正在发生关系的呢?

 

根据地缘政治学的观点,“世界政治舞台的各组成部分被视为空间客体,其相互作用构成空间现象。它既要解释这些空间客体作为整体组成部分的行为及其相互作用,还要了解整体地缘政治空间在特定时间里发挥作用的过程”。 城邦的地缘共性是“一般都处于海滨或河口等交通梳纽位置,它们本身的自然资源并不十分丰富,许多都不能完全自给,因此,它们通过从事商业,特别是海上贸易向外发展”。正如希腊篇所述:“海上贸易可以使个别地区的相对贫穷变成整体的极大富裕。海上贸易把地中海周遭陆地连成一体,它所造成的整体宏伟壮丽和深刻印象远远大于部分之和”。它们对领土的诉求没有兴趣。同时,某些地理特征也使城邦相对于帝国保持或多或少的独立。

 

经对书中介绍的分析梳理,城邦的空间对应形式可归纳为以下几种类型:

 

1.远离帝国,自成一体 --古地中海城邦迦太基,古希腊。


“环绕爱琴海的岛屿与半岛为初出茅庐的希腊城邦提供了很好的保护”。“城邦是完全掌控自己内部和外部事物的主权实体”。因为“城郊通常能供给城区大部分的基本需要”,“在最初的城邦统一过程完成后,城区和城郊作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发挥功能,这样形成的实体被认为是最适宜的政治形式”。


20170926519171899612.png


2.领土国家(势力)间的纽带--威尼斯,布鲁日,安特卫普,阿姆斯特丹,香港。


“(威尼斯)建立伊始,它就宣布摆脱东西方领土势力的独立,并且其海上位置,还有大海的神秘莫测,都使它能够宣称和保持独立达数个世纪”。“当一个城市在地理上安全时,也许它要在经济上遭受厄运。不过威尼斯在亚得里亚海东西之间发源地的位置却给予它在二者之间做贸易的绝好机会。它可以轻松抵达君士坦丁堡—这个源自东方的贸易路线的最西端点,而亚得里亚海形成了连接阿尔卑斯山和西欧腹地的海上走廊”。“最根本的是,威尼斯处于西方与东方帝国持续振荡边界纵轴线的中间地带”。“最为重要的是1177年威尼斯被选为腓特列。巴巴罗萨皇帝与教皇亚历山大三世伟大复和的场所”。

 

但是,随着1543年君士坦丁堡的陷落,曾经的纽带“成为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被重重包围的边界”。 同时,“由于重新统一与重新设计基督教世界的计划不得不涵盖德国和意大利,西班牙势力就必须扩展到阿尔卑斯山北部。这一经济力量震中的改变,最初采取了为平衡力量而沿伦巴德到莱茵河三角洲的轴线向北移动的形式”。新纽带的形成被催生了。“随着航海的发展,船只开始从地中海经过直不罗陀海峡到达北海”。海上交通枢纽转移到了西边的布鲁日及安特卫普。后来,阿姆斯特丹因西班牙势力统治了荷兰南部,迅速取而代之成为北欧的中心。


20170926519171899613.png


香港长时间扮演了东西方贸易的平台与货运转换枢纽角色。1949年后,特别是在经济起飞的1970年代及以后的日子,实际上成为中国内陆与世界经济联系的唯一渠道(该角色现在已越来越淡)。这也是为什么,在1949年前,尽管有英国的百年管治,香港至多还是一个地区级的城市。从地缘政治来讲,这恐怕是新中国给予香港的一份最大礼物。


3.不同势力角逐的平衡点--佛罗伦萨,米兰,热那亚


“在意大利,皇帝的权力(因对神圣罗马帝国中心的合法性的不确定)是有限的和不确定的。帝国的中心在阿尔卑斯山背后的德国,声称要控制即使是意大利最近的部分也是困难的。意大利还是教皇的特别行省,教皇很少与皇帝协同工作,并视之为一个世俗的与精神上的竞争对手”。“宗教与世俗权力都争着寻求(北意大利)地方财富和强大城市的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向他们让步,而这就实际上增加甚至制度化了他们在帝国中的独立”。更甚的是,
“(强权的帝国皇帝)腓特列之死开辟了北意大利城邦的伟大纪元。它们的繁荣前所未有,而文艺复兴,这一对后来数世纪的欧州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具有深远影响的伟大复兴就从这里开始”。

 

4.帝国势微下的自由贸易体联盟---阿姆斯特丹,吕贝克,里加,汉堡,阿联酋


“在汉萨同盟地图上出现的不是被边界互相隔开的领土群落,而是由陆地与海上贸易通道所连接的城市与港口群落。这样的地图是以其中的地缘政治实体之间的合作而非对抗为基础的”。“特别是在波罗的海这一区域,它成为创造地缘政治领域的基础,它接管了诸多领土国家并一度将波罗的海变成了汉萨同盟的内湖”。在持续了近800年后,在纳粹的集权化及战后的铁幕中最终消失。但是,“1990年苏联解体重又解放了东波罗的海的国家。它们再一次以无拘无束的方式来自由地处理自己的对外政策。。。在20世纪90年代,波罗的海国家开始朝着经济、政治和文化互动的方向前进。。。到21世纪开始的时候,渡船和水翼船在波罗的海发挥了重要作用,而赫尔辛基、塔林、里加、克莱佩达、斯得哥尔摩和许多其它城市都以全新的方式连接在一起”。


20170926519171899614.png


启示:


内海对城邦(商业及民主)的催生

 

H.G.Wells在《世界简史》曾经提到历史上最初的船只能航行于那些风平浪静,常常好几天见不到风浪的内海。能在大海中航行的船只,是最近500年间才发展起来的。这样的地理条件使得古代的港口城市能够诞生并一定的范围内进行自由的贸易交往,而其中的一些又因地缘政治优势能独立的成为以上城邦的一种类型。而“从发挥政府职能的角度来看,城邦的规模被认为最适合公民参与国家事务。这使他们对自己的城邦有忠诚感”。在雅典,“全体公民参与国家事物被他们看作是最基本的。雅典人是这样设想的:公民应该能够在普努赫山或最高法院或在集市的空旷地聚集以作出决定。集市,聚集的地方,就是全体公民希望聚集来讨论国家大事的地方。当民主当道时,人们希望参与所有的政治事务,而那些不这样做的人,那些喜欢私人享乐更甚于公共服务的人被视为白痴。这样的人也总是遭人鄙视”。在“鲁卡城的塔楼上至今书写的大字仍然是自由”。在阿姆斯特丹的硬币上印有“这是为了自由”。。。

 

而在其它的地理结构内,如较单一的大陆,情况似乎完全不一样。在书首的导语里,作者提到:“。。。中国的政治思想中却没有一星半点城邦的概念。据说中国曾经有过商人协会,但商人从来没有获得过其在西方那样的重要地位。在西方他们成为城邦的主要构成体,而且常常参与城市的政务事务。而在中国,城市实质上只是帝国行政网络上的一个节点,而且在城市的理想中没有任何一点自由的意味”。如果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由于领土的相对完整封闭--东部大洋,西部高原戈壁,内部为整块的大陆--容易导致并实现对领土完整的单一诉求及随后强烈独尊守护的普遍心态与政策。这极大遏制了商业拓展与自由贸易精神的发展。当长期的存在形成了传统,商人也就在社会体系中渐入下游,城邦也更无从谈起。

 

城邦的开放胸怀与高效运作


对于帝国及民族国家--“罗马致力建造一个统一和集权的世界—为得到和维持权力而牺牲地方的自由”,“。。。在这种环境中,领土国家显得效率低下,甚至成为经济发展和科学进步的阻碍。。。(其)最根本的还是领土国家因其领土性而固有的限制”。


对于城邦—“而城邦既是扎根本土,而又无远弗届。一方面,由于它们立足本土,就可以对它们所处的直接环境作出回应;另一方面,它们有具有广阔的视野,这是它们在与生俱来的贸易活动中磨练出来的。。。与领土国家不同,他们的边界并没限制它们对世界的看法。对领土和领土统治的极小要求,意味着资源可以被最有效地集中在创造财富的事业上。。。他们需要最有效的运作且最少干扰的政治体系。。。这样城邦就应运而生”。


城邦城市对文化艺术的影响


“它们是按照人的规模建立起来的,适合于人性与其需要。。。城邦世界是多种多样的,它创造了使新思想与新理念容易出现的环境”。
M。V。克拉克评论到:“文艺复兴首先是都市文明,它对艺术与文学的伟大贡献来源于城镇” 。“艺术家与城市的紧密联系在多明戈。威尼西亚对公爵“我的作品将给你带来伟大的荣耀”的承诺中充分显示出来。

 

当然,书尾作者也说到“尽管对城邦的赞扬有其真实的一面,但在许多情况下,现实是大不相同的。。。在真实的城邦,有民主也有暴政,有财富与美丽也有贫穷与丑陋。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所讨论的更多的是理想,而非在古希腊实际存在的城邦现实。这些哲学家,像后来时代的其他人一样,试图用他们认为的正确方向来指引城邦。不过,狄金森提到的‘最好国家的最好日子’,城邦的确已经把理想变为现实,并几乎创造了‘天堂的初级版’—博尔赫斯认为雅典就是”。因为“最重要的不是城邦与其它政治形式相较在所有方面都是完美的现象,而是其中对更美好生活的向往更加始终如一的存在”。也许正如旧德国谚语所说“城市的空气使人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