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       究 实       践 观       察 新       闻 我       们

 RESEARCH         PRACTICE       OBSERVATION           NEWS                   US           

居住区背后的演绎—谈谈居住区的开放与安全(2009-10-14)

曾在两个规模不小的小区规划方案的对外讨论中,听到了同样的两点建议:减少人行出入口以及拉直、拉通主景观轴以形成气派的对外展示面。原因简单明了:安全与销售。再联想到城中楼盘,尤其是大盘大多不约而同小心地守侯着这条铁律。当这一切成为常态,不得不为了坚守生活的城市作出必要的回应---背后的天地果真如此吗?


先举一个身边的例子:莲花北社区。这是一个有一定时间积淀的知名社区--环境宁静舒适,场所丰富多样,功能便捷完善,社区安全积极,并一定程度形成了自己的人文小气候。这些“名”显然都不是广告打出来的,它是市民(不单指生活其间的住户,包括所有进入及使用者)真正感受到并发自自我直觉与体验的认可。看看它的空间特性:对市政道路多样、开放的入口,曲折变换的区内道路,对外没有一处可称为主展示面的景观。尺度更大的华侨城生活区,其中的道路同样曲折多样,不存在别处强调的贯通一气的景观轴线。然而多年来,它们在与城市的互动中,持续的演进着自己的风格与质量。 


01.jpg
莲花北社区规划平面(1991)

相关空间研究成果已经证明:良性的城市社区应与城市积极互动,类似于人体内各组织支细血管必须与主脉络联接畅通,才能保证机体协同运作,健康生长。反之则会因为连通不力,新陈代谢不足而持续衰退。同时,在组织的局部微循环中,血管的网络结构又与主脉不同:在次一级的组织里,微循环丰富而多样,这样既能适应及反映不同组织的特征,又能保证内部各个层面的供应。换句话,城市需要与社区的连通,社区也要有尺度更小,密度更大的“丰富多样的微循环”。而不是相反--关起门来,自造大通道与机体主脉一争长短。运用空间句法的解释,在打开与城市的拓朴关系同时,通过加大转弯角度变化值(设计较多曲折道路),增加了个体对该空间的认知深度,从而降低了其被穿越的可能。这样,小区打开了,同时也避免了无意识的大量穿越人/车流量。个性与包容有了一个良性平衡。莲花北与华侨城,某种程度说,规划在不自觉中谙合了这条空间规律。


说到小区的开放,其中的故事其实一直都在不同阶段演绎着。伦敦市区似乎无处不在的街心草坪、花园从来不是规划出来。它们大部份在十八世纪还是贵族的私有物业---一个个四面围合的中间庭院。后来,贵族的传人把中心的景观“亮化”一番后,再把四周物业出租出去,庭院有一把锁,只对租户开放。再后来,传人的传人又开始陆续卖掉一些物业,社区更加多元,随着城市的发展,交流的加深,慢慢的,铁门被打开,绿地变为共享。然而,物业因为城市水涨船高,不仅没有缩水反而不断升值。新近,在一些地理稍偏,更加封闭的“四合院”又在产生一种新的变化:比如形成小型的花木市场,服务周边。总之,市区的围合庭院在进步打开。


按现在的社会状况,社区开放的普遍气候对我们应该还很遥远。但趋势是必然的,“知之而不为”是专业者的操守问题。将来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只会更大——试想当那些笔直的景观大道被蜂拥而来的穿越人/车群所充满的那一天。其实,办法总是有的,折衷也不是不可以,关键是知道自己正在做着什么。起码,成功的社区已经在我们身边生长着,述说着。

(以上图片来自http://www.china-up.com/project/showproject.asp?id=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