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       究 实       践 观       察 新       闻 我       们

 RESEARCH         PRACTICE       OBSERVATION           NEWS                   US           

3 张,当前第 1上一张 | 下一张 幻灯播放
《汉口的租界:一项历史社会学的考察》 周德钧
汉口
1 / 3
《汉口的租界:一项历史社会学的考察》 周德钧

童年大部分时间在曾经的英租界渡过. 还记得,幼儿园小学的大部分时光每天早上由英租界靠江汉路附近沿鄱阳街向北一直走到俄租界的边界鄱阳街小学读书,放学后再折回, 全程约800米的路程所经历的场景至今想起历历在目, 天主教堂, 景明大厦, 电灯公司… 这些当时大部分还叫不出名字的建筑一切都显得那么亲切,甚至人行道边,高耸的天主教堂围墙的拉毛墙面在透过树叶的下午阳光映射下, 都散发出厚厚的暖人气息.


离开武汉后,每次回汉都要去鄱阳街走走, 看到周围物是人非,人去街稀,有的建筑因维护不力而褪色甚至毁损,有些地面因路边的食摊油渍而浸渍不净,都为会他曾经的气质而揪心,而伤感好一阵… 为此,不仅慢慢的开启了自己对城市空间衰败的认识, 也更加关注着这片常常欲说还休的土地.

一口气读完周德钧的这本书, 对租界特别是其历史有了更全面的认识, 同时,也沟起了一些有趣的话题---汉口第一街的更替与城市角色变化的呼应


我这里主要分四个时期


汉口开埠前(明清)


在国外势力介入前,尽管城市商业很发达, 但是由于闭关锁国的政策及主要依靠航运, 汉口的辐射力主要在于以下三个方向: 沿汉水上行通陕西,进而西北. 沿长江上游入川,进而贵滇, 以及进洞庭而入湘江水系. 当然沿长江下游也可至苏吴. 但我估计由于南北陆路的历史结构,其中大部只到九江(然后北上南下), 至多南京. 如此, 结合汉水入江口的港湾式形态, 主渡口的最佳位置应该在汉水入江的汉口一侧(地势较汉阳侧开阔平整).众多码头的选址使河街(与汉水平行)形成商业, 并随着商业的繁盛, 路网结构扩张,而很快稍向北移至汉正街,形成全镇第一街, 并保持稳定. 当然后期由于沿长江的堤防建设,码头开辟, 重心随路网的变化而向东移, 六渡桥至花楼街一带渐渐兴盛.


开埠初期(1861至1901年前后, 江汉路开拓前)


由于国门洞开, 当时英国认为汉口是中国内陆通洋的一个支点. 这里, 南北物资经过中转通过长江口可以直接进入世界海运网络. 于是汉口长江下水位需要修建大型码头, 当然城市的配套也顺理成章. 这样, 汉口的城市空间角色被注入了国际背景. 
这段时期, 因为道路及关卡设置, 租界与华界两个路网的拓扑关系很弱. 造成了彼此的空间分隔, 以至中山大道只是租界的边界道路. 城市商业活动当然较少. 这时,租界的商业中心根据路网结构应该在路网拓朴中心的法租界车站路一带, 而华界虽被租界影响,由于以上原因,其中心乃在六渡桥一带.


1901至日占时期(1938年)


由于华洋的经济社会活动的进一步交融, 租界的人为隔离被逐渐打破, 同时,引花楼街的江汉路,交通路的修建, 中山路沿华界侧(居住)模范区的建设等, 沟通了彼此, 强化了中间地带. 根据空间的最经济机制, 中山路, 江汉路,这些曾经的边界反而成为汉口的商业重心. 临近的交通路因为地利还成为闻名一时的文化一条街. 这些在其后的一段时间也维持了同样的趋势. 社会文化的交流驱动了空间的融合,空间的融合又促进了社会文化的交流,在这一阶段,西式生活形式、观念真正融入了市民生活, 现代意义上的市民社会也在此初步形成.


1955年后


随着三镇的连通(长江大桥的通车), 由于辐射半径的因素,汉口的大型规模商业重心向外层解放大道转移. 但是武昌至江汉关渡江客运码头(接江汉路)的规模使用, 江汉路随着人流的聚集,周边路网的加密,其时商业密度为全市最大, 成为真正意义武汉三镇的第一街. 武汉也在这个阶段成为一个空间统一的城市网络.


由此,汉口以至武汉的商业的第一中心,与城市在对水的认识、利用中不断调整着自己的位置,一段商业中心变迁的历程折射出城市面对河流所扮演角色的不同。